住在王炸脑子里

only凯源,只宠小炸毛

[讣告]宣白走了,走得很不安详。

前来吊唁的没人权一个个都流下了真诚的泪水,因为丧钟为她而鸣,也为她们而鸣。


错位(二)

在车上冷静了很久,才觉得心情慢慢地开始平复,这时候我才敢发动车子,却发现放在方向盘上的手在微微颤抖。

 

“妈卖批!”我忍不住发泄般地重重拍打了几下方向盘,心里很明白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今天这状态是绝对不能开车了。好在做了这么久的明星,车里该有的防护措施应有尽有。半晌后我已经戴着墨镜口罩围巾和帽子,酷酷地走在寒风瑟瑟地北京街头。天气寒冷成了一件值得让人庆幸的事情,大街上人人都裹成了这副模样,要不然我这副打扮无疑在告诉路人:我是大明星,快来拍我快来拍我。然后第二天的新闻头条就会变成大明星王俊凯失魂落魄为哪般?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再然后我的小粉丝们为了保护我,可能要和借此兴风作浪的黑子和不明真相的吃瓜路人大战三百回合,可想而知网上又会是一轮腥风血雨。

 

真可怕。我缩了缩脖子,觉得光是从这个天气来看上天待我不薄,不由得笑出了声。我一直是这么个苦中作乐自我安慰的性子,小时候训练那会儿,每天拉筋拉得腿可真痛啊,那时候是怎么坚持下来了呢,是因为我告诉自己成名之前吃点苦是应该的,真的红了之后就会好了吧。现在我已经红了很多年,明白当年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一时有一时的苦要吃,但这么给自己开了一张空头支票也不是全然无用,我熬过来了,王源儿哭成那样,不也熬过来了吗?

 

王源儿,那时候他还很小呢,白白嫩嫩胖乎乎,像一个糯米团子,拉筋受不了成了小哭包的样子也很招人疼。唉,我本来是盼着走一走,能够让着冷风吹醒我一团浆糊的脑子,天马行空胡思乱想解解压,还得记得要小心翼翼好避开王源,没想到绕来绕去,还是绕不过他。没有办法,我们的记忆早就在很多年前就像藤蔓一样缠绕在了一起,扯不断理不清,真是让人无奈啊。

 

既然逃避没有用,那不如好好梳理清楚。我本来也算是一个一往无前的人,偏偏在面对王源这件事上犹犹豫豫反反复复,这可能也是我如今吃尽苦头的原因。

 

我之前说起我和王源的关系的时候,总是用好哥们好兄弟来界定,坦坦荡荡的做派骗过了所有人,人人都觉得我和他真的就是好哥们好兄弟,就算有时候亲密得过了分也是我们关系好。在今天之前我也一度以为这就是事实,我根本就没有对我的前队友有什么非分之想。我以为我演技精湛瞒天过海,可是刚刚在方向盘上颤抖的手,即使在此时此刻也依然酸涩的眼眶,鲜活地跳动着的满是不甘的心,都在一边嘲笑我一边诘问我如果真的别无所求,为什么会这么狼狈。

 

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王源和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在他家里接吻吗?不就是王源谈了一个男朋友吗?王源25了,年纪也不小了,谈恋爱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不能因为自己是条单身狗就理所当然地要求王源也应该一样。我作为他的好哥们好队友,最得体的做法是祝福,下下策才是面面相觑然后落荒而逃。

 

没用,这些心理建设全然没用。现在我已经信步走进了一个公园,零下五度的气温加上今天本来就是工作日,公园里只有寥寥几人,我又裹得严严实实,这里对现在的我来说实在很完美。挑挑拣拣选了一张模样最周正的长凳坐下来,屁股蛋着实被冰了一下惊得我差点跳起来,也托这个插曲的福,我觉得自己现在很清醒,足够分辨自己的情绪。把此时此刻的心情分成十份的话,大概一份是为假惺惺的为王源感到高兴,另一份是发现自己的虚伪后的自我厌弃,剩下八份里四份是嫉妒,四份是懊悔。

这个我素未蒙面的男人,真是全天底下最让人羡慕的幸运儿。可是我清楚地明白,我曾经是有机会拥有王源的,要不是发生了那些事情,这个幸运儿本来可以是我的。

 

我的青春是一场漫长的催眠,我在心里画好了一根红线,持之以恒地告诉自己不能逾矩,告诉自己等王源牵着女朋友的手来见我的时候,我应该笑着露出多少颗牙,嘴角上扬的弧度应该是几度,笑意应该怎样深达到眼底,最起码看上去是真心实意地在送祝福。我知道王源熟悉我就像熟悉他自己,所以独自对着镜子练了很多次。我早就不是那个用浮夸的演技问自习室里的马班长我喜欢你很意外吧的稚嫩男孩了,事实上我刚拿下了最佳男演员奖,精心准备下骗过王源不成问题。我告诉自己王源这么好的人,会有很美好的女孩子来配他,他会谈一场很甜蜜的恋爱,然后在全世界的祝福下步入婚姻的殿堂。我当然会是他最英俊的伴郎,但看在他结婚的份上可以少帅一点点,让他更出风头一点点,婚后他们会幸福美满,会有聪明伶俐的孩子,这个可爱乖巧的小宝贝会亲密的叫我小凯叔叔。

 

我沉浸在这样的自我催眠里,逐渐从毒药里品出一丝蜜糖的滋味。我自信不管什么时候那个她到来我都绝不会失态,可是今天一切的让这样的准备变得通通毫无意义,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王源正在交往的居然是一个男人。既然可以是他,那为什么不能是我?他可以,我当然也可以。

 

颓丧里突然生出了一股斗志,我又想起王源说:“他呀,就是输不起。”

 

 

演唱会过后

一个摸鱼的产物

811四周年演唱会圆满结束了,王源累得要命,连舞台睡衣趴上的猫咪睡衣都懒得换,一下场就直接钻进车里迷迷糊糊地和周公约会去了。

 

等到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三点钟了,王源睡了这一觉这时候倒觉得有些清醒,这些天为了演唱会忙得团团转,本来说好要每天八点入睡长高高的,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那么骨感,看来连生物钟都接受了自己昼夜颠倒的作息,王源心里有点无奈,不由得轻轻笑了一声。

 

左右现在已经睡不着了,闲着也是闲着,王源拿起手机就给自己的男票发信息:“王俊凯我好无聊哦。”又发了一张自己的嘟嘟嘴表情包过去。原本以为王俊凯肯定还在梦乡,要看到这条信息怎么也要明天早上,没想到那头几乎算是秒回:“王源儿,开门。”接着王源的宿舍门就响起了三声轻轻的敲门声,从猫眼看去,果然王俊凯本王无疑了。“这么晚都不睡,而且看上去竟然也不怎么困,王俊凯真可怕。”王源一边腹诽着自己的小男友异于常人的精力一边乖乖去给王俊凯开了门。

 

暗度陈仓之事,两个人一向做的不少,王俊凯一进门就轻车熟路的把门关上锁好,“王源儿,你大半夜的挑逗我,你要负责。”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王源翻了一个白眼,心里却清楚的很,半夜三更孤男寡男共处一室难道还是为了看花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吗?当然要干柴烈火来一发,大家都是青春期的少男,对心爱之人的欲望也从不用遮遮掩掩,当即主动附了上去。

 

“慢,慢着,”王俊凯吞了一口口水,“王源儿,我想撸猫。”

 

What the fuck,原来是源哥会错了意,他王俊凯居然真的这么纯洁特地跑过来告诉我想要撸猫的吗!大半夜的上哪里找猫给他撸!王源心里翻起惊天巨浪面上却波澜不惊,“好好好,源哥宠你,明天陪俊俊一起去撸猫。”

 

王俊凯嘿嘿一笑,飞快地往王源头上戴上被小圆随意扔在一旁的猫咪发箍:“我要撸的,是你这只猫,源哥~”

 

叫这声源哥的时候王俊凯把嘴巴附到了王源的耳朵边,特意调出了自己最有磁性的声音,叫得分外撩人。耳朵本来就是敏感地带,又被低音炮地距离轰炸,王源只觉得王俊凯的吐息弄得自己耳边痒痒的,整个身子不由得都软了下去。

 

看到自己的小男票的耳朵不出乎意料的变得通红,整张脸也浮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配着头上的猫耳朵和身上淡绿色的猫咪睡衣,显得分外诱人,王俊凯眼睛亮了亮,慢慢把手伸了进去:“小猫咪真好看,让我好好撸一撸。。。”

 

接下来众所周知的事情不多加赘述了,只听见一个干净的薄荷音一边喘息一边求饶:“王俊凯我错了,啊,你才是,你才是哥,啊,王俊凯你这个禽兽,啊。。。”

床摇了一整晚。

是的这是一辆不仅破旧而且爆胎了的自行车。

错位

我叫王俊凯,是已经解散的TFBOYS组合前队长,今年26岁,虽然已经过了年少无知的时候发过的25岁前不谈恋爱的誓言的年纪,然而我依然是一条不折不扣的单身狗。

但是我并不十分在意这点,因为我每次需要人陪的时候,都有我亲爱的前队友,我的好兄弟好哥儿们王源儿在我身边,就算因为工作的关系彼此相隔大半个中国,但感谢发达的科技,也总能在网上冲个浪相互胡侃一番,托他的福,我竟然从来没有真正品尝过寂寞的滋味。

就像此刻,我正趁着难得我俩都在北京又难得都有空的机会,春风满面的站在王源儿的公寓前,心情愉快地输下一连串的数字,等候公寓大门的开启。

我知道诸位看到这里大概会觉得奇怪,不是解散了吗?为什么我们俩表现的好像无事发生过,说好的解散标配撕逼扯吊王不见王的情节呢?事实上我们组合早就已经奉行单飞不解散政策多年,一路将粉丝也好我们这些个成员也好温水煮青蛙,我十五六岁的时候好奇看我自己的同人文每每看到解散的情节还会觉得难过又愤怒,等到了十九二十岁被煮了这么些年总算平静地接受了这样的设定,而看着我们长大的全国人民接受的则要更早一些,最后十年之约达成组合解散简直再水到渠成不过了。

所以我和我的前队友依然是密友,好得蜜里调油的朋友,此刻我正站在他公寓的门前,手里攥着几张a4纸,期待着即将到来的会面。

密码输入正确,门轻轻一推就开了,然而映入我眼帘的一幕却让我希望自己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王源儿,正在和一个男人,在客厅的沙发上,全神贯注地接吻。

听见我的声响,他俩抬起了头,我顾不上去看那个男人是谁,长什么样子,那个男人在我眼里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我只顾得上去看王源儿,并似乎在他眼睛里捕捉到了一抹仓皇的神色,但我来不及细细分辨,我完全被震惊这样的情绪所统治,大脑已经没有办法思考,只能凭借着本能反应飞快地说了句:“不好意思你们继续。”然而夺门而逃。

直到坐回车上呆呆地坐了十几分钟我才觉得自己的脑袋又开始重新运转了,这时候我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除了震惊之外其他的情绪,酸涩的,微微带着点苦,咕嘟咕嘟的像泡泡似的翻涌上来。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瞎比比

开撸否是为了凯源。

饭圈里的人来来去去,然而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走的人里面也有我很喜欢很舍不得的人,有时候一些事情也的确发生得莫名其妙。

一起喜欢着他们的时候,便用力喜欢;决然要走,用我最大的诚心去留,留得住皆大欢喜,留不住也就罢了。

既然是为了凯源,那别人怎样便与我无关,哪怕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也会像如今一样爱他们。

 

至于走掉的那些人,既然爱过,即使狠下心来离开,当也不至于全然忘怀,而我能做的,不过是祝愿他们幸福快乐,在某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被什么撩拨了心弦,还能记得回来看一看。

一路走好,谢谢你们在还爱着的时候为他们的付出,我在原地等你们回来。

等不到也不打紧,我总归是在的。

 

 

好不好

王源儿,我爆个料好不好?

吃了它好不好?

 

 

 

王俊凯总是这样,絮絮叨叨啰啰嗦嗦对我提出一大堆要求,正觉得光火的时候又突然整个人放低姿态,软软地问一句好不好,源哥我最宠的就是俊俊,俊俊态度一和缓再撒个小娇源哥我根本不能抵挡,每每只能毫无原则地应承下他的所有要求。

 

俊俊是个很聪明的人,我们相处了这么些年我动一动眼皮他就明白我要干嘛,我的软肋他自然更是知道得一清二楚,以往就仗着我对他毫无办法常常为所欲为,吃我几块嫩豆腐,最近更是无法无天起来,源哥我有点招架不住。

 

 

比如今天的俊俊,又浪出了一个新高度。

 

 

去台湾总归是住酒店的,住酒店我和俊俊总归是要住一间的,住一间总归会发生一些我觉得羞羞而你们却乐见其成的事情的,嗯,我把它命名为酒店定理。

 

我觉得这个定理命名得非常恰当,完全体现了源哥的伟大智慧,就炫耀着说给了刚洗完澡正在擦头发的俊俊听。谁料到俊俊在听到这个定理后并没有被我的智慧所折服,而是慢慢重复了一遍:“酒店定理,嗯?”已经开始变声的声音有些邪魅,一双好看而又深邃的桃花眼似笑非笑,我觉得有点不太好,更兼不知为何有些紧张,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俊俊趁我愣神的功夫已经把他的那张据说很帅的大脸靠近了我,他说:“宝宝,我亲你一下好不好。”

 

 

亲,亲我一下,这,这怎么可以呢。可是俊俊这个小混蛋温柔地注视着我,软软地问我好不好,他就是算准了我拒绝不了他。罢了,罢了,就当源哥我再宠俊俊一次,再宠他一次。

 

我闭上了眼睛:“要亲快亲,别磨磨唧唧的。”他在我耳边扑哧一声:“宝宝,你真可爱。”

 

靠,谁是宝宝啊,源哥盐你一脸你信不信!

 

 

这臭王俊凯哪里学来的接吻的本事,源哥我被他亲得有些腿软。

 

 

“宝宝,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亲都亲了你说好不好,还有,不许再叫我宝宝。”

 

“遵命,宝宝。”

 

 

 

 

 

源哥我要被他气死了。

罢了罢了,就当再宠一次俊俊好了。

谁让俊俊是只属于我一个的小可爱呢。

 

 

 

 

 

 

 

 

 

 

换位思考

王源最近很苦恼。
他觉得王俊凯并没有多喜欢他。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呐?”被当成树洞的小a托着下巴眨巴着大眼睛一副困惑的模样:“我觉得王俊凯简直不能更喜欢你了,你看,即使在镜头前,他也毫不避讳对你的偏爱。”
“这就是我心烦的地方。”王源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他们都说喜欢是放肆而爱是克制,他这么肆无忌惮的,是不是并没有对我们这段感情多认真啊?一点也不担心真的被发现了会怎么样,他果然还是不够喜欢我吧。”
小a觉得王源说的好有道理,他竟无言以对:“你非要这么想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哦。”



王俊凯最近很苦恼。
他觉得王源并没有多喜欢他。
小a被他拖过来当知心姐姐的时候,其实是拒绝的,然而听完王俊凯的担忧,他觉得这件事情还蛮有意思。
“哦?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呐,王源多喜欢你啊,既犯蠢吸引又默默守护的,你还不满足?”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是王源儿特别不喜欢我在公共场合对他表现出的亲密,上次颁奖晚会我想牵住他的手,他不回应我就算了,居然还把手往里缩了缩。谈恋爱的人不都应该恨不得向全天下宣告主权吗?他这么瑟瑟缩缩的,果然还是不够喜欢我对我们之间的感情不够有信心所以才不肯回应我公开场合无伤大雅的小情趣吧。”王俊凯一股脑将他的疑虑通通都倒了出来,整个人都像一只忧郁的小猫咪。
小a觉得自己有点无力:“呃,你要这么想的话,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小a最近的小日子过得挺滋润。
那天听完王俊凯的碎碎念之后他当机立断打了个电话给王源,小天使刚到小a就把他俩推到一间房间里让他们好好深入交流一下:“我是受不了你们两个了,自己的破事自己解决。”说完还没等他俩来得及反应就飞一般地离开了现场。
果然自从那天深入交谈之后王炸的虐狗级别又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托他俩的福小a的耳根子也清净了不少。“我简直太机智了。”小a在心里默默给自己点了一个赞。
“叮咚”“叮咚”手机突然显示收到两条新短信:“小a,我今天看饭拍视频发现王俊凯把要摸我头的手缩回去了,他怎么没以前耿直了是不是不喜欢我了?”“王源今天特别奇怪居然握住了我伸出的手,他怎么这么主动都不顾虑后果了果然还是不够喜欢我了吧。”
小a看完短信后大大地翻了一个白眼决定再也不要理王氏夫夫了,连抱怨都要秀恩爱单身狗真的心很累好吗?



很喜欢很在乎的时候才会这么患得患失吧,年轻真好啊。小a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决定也要谈一场恋爱省得老是被这对闪瞎双眼。




我是小a。
万万没想到我谈了恋爱之后面对王氏夫夫还是要哭着戴上墨镜。
哦。
真是了不起。

一时兴起的脑洞(源视角)

认真你就输了

图片cr见logo










一、

我一直以为我对他和对别人没有什么分别,关系亲密的好朋友罢了。

微博上传的那些言之凿凿的话,无聊的时候我也会去看。感想只有一点,阿姨们的脑洞大得连女娲都补不上,一句一句倒是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差点连我这个当事人都信了。

可惜,只是差点而已。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即使它看上去那么像真的。

诶,等等。为什么在做完“这一切都不过是阿姨们的想象”这个论断之后,我的心里会觉得有点难过啊。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这种不对劲的感觉使我有了深深的挫败感,难不成我竟然有了别的心思而不自知?本天蝎boy感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想要努力控制住自己,想要捋清楚自己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但始终是一团乱麻。也是,现在的心就像是脱缰的野马,无比喧嚣地自由奔腾。什么时候控制住野马成这么简单的事情了,好笑。我安慰我自己,然后惊恐地发现竟不由自主地带入了他说话的气息。

天啦撸,感觉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既然理不清楚,就让它乱着吧,继续迎接我的灿烂人生好了。

真正将我从鸵鸟的状态中打醒的是一张微博上流传很广的图。

那张图上,他在给小千千整理服装,而我则露出了无比酸爽的表情,简直像是吃了一整桶的老坛酸菜。

之前种种,还可以当做阿姨们的自娱自乐。可是这一张图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提醒我,我对他有着超越友情的独占欲。

都是一个团的,相互照顾再正常不过,何况他又是队长,更是责无旁贷,我何以在不自知的时候做出这样的表情来,他又不是专属我的,他也没有义务只对我好,我根本就没有任性的权利啊。

道理我都懂,就是单纯地觉得难过。

王八蛋,凭什么我喜欢你,你却不知道。凭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苦苦煎熬。

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这么说的时候,嘴角却轻轻上扬。

总是忍不住要偷偷看他,总是暗戳戳地偏帮他,陷得太深,无药可救。

也不想救。

年少时候的暗恋,总希望能够得到回应。我算是着十多年来头一次开了窍,自然也希望他像我喜欢他一样喜欢我。忍不住揣摩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会不会和我一样?他有时候对我很宠,可有时候看着又像和对别人没什么两样,只是显得熟稔些而已,只是比起其他人来,志同道合而要更熟悉的密友而已。

想到这里,简直让人心灰意冷。

可是如果只是朋友,会蹲下来帮忙系鞋带吗?会用这样亲密而又羞耻的动作耳语吗?会忍不住摸那个人的头像是在安抚一只小猫咪吗?

不懂,真是不懂,他真是一个谜一样的男子。急得我恨不得住进他的脑子里去。

二、

从我发现我的小心思开始,我就悲哀地发现我们俩的关系一直像之前那样,黏黏糊糊,但又光明正大。

毫无进展。

想想真是有点不甘心呢。

小爷我对你这么好,你可就且行且珍惜吧,说不定哪天我就看不上你了,哼╭(╯^╰)╮

“王源儿,你在想什么呢,待会儿可就要上场了”熟悉的声音传来,好听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那双时刻含情的桃花眼正笑眯眯地看着我,让我忍不住呆了一呆。

我回应的方式尽可能地浮夸,努力地拗了一个军姿出来,“啪”的一声右脚用力靠上左脚“是,长官,保证完成任务!”恩,其实我在无耻地故意进行犯蠢的吸引。

他果然很吃这一套,笑裂了那张俊脸,一只手就要伸上来揉我的头毛。

我做出一副嫌弃他的样子,却乖乖地接受了这次的摸头杀。

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上台的时候心情还是颇好,本来就只是一个粉丝见面会,没什么大的压力,再加上这次又是在重庆举办,更是我的地盘。简直毫无顾虑。恩,我才不会承认心情好的最根本原因是他的摸头杀呢。

眼神在偷瞄他的路上被人截胡了,诶,这个志愿者小妹妹好像长得不错嘛。我不经意地扫了她一眼。什么,她竟然系着蓝色的头绳?诶诶诶,那位妹子你干嘛一直看老王啦,你想干嘛,老王是我的我跟你说!不过,她是真的长得蛮好看的,虽然不能和小爷媲美,但说不定老王就喜欢这一挂的?我上哪儿哭去?不行,得多看她两眼,要把每一个可能的情敌都存档备案。老王你个不让人省心的!诶,对了,看看老王有没有注意到她,没看的话妹子怎么都是白搭!果然是白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默默腹诽了好久,突然感受到了一股灼人的视线。一抬头,老王在探究地看着我,眼神不知怎的有点阴郁。

可别被发现了。我缩了缩身子,进行了一下所谓的表情管理,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还是得端着点啊,真是讨厌。

下了场,老王嬉皮笑脸地凑过来:”哟,王源儿,是不是瞧上人家姑娘了,看得目不转睛的。“

我有点转不过弯来,只是依稀记得类似的场景似乎发生过,拍《爱出发》的时候,他拿着玫瑰说要送给我的女神,那时候只是当做玩笑,可世易时移,心态变了,被他这么一说感觉心有点钝钝的疼痛,却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装傻充愣:"啊?"

他愣住了,我猜在他的预想里我应该是红着一张脸忙不迭的否认,而不是语焉不详的一句:"啊"

果然他的脸下一秒就垮了,刚才还在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无踪:”王源儿,你不是吧,公司可是不允许谈恋爱的。“

我静静地看着他,真是一个负责的队长,时刻都不忘提醒自己的队员应该怎样,总想着拉他们一把。可是,你真傻,哪有人看了别人几眼就喜欢上的,哪有那么多一见钟情,操心也操的不是地方。

他把我的沉默当成了默认,脸更黑了。"王源儿,你认真的?你真对那姑娘有意思?"

我是认真的啊,我喜欢你啊,你个笨蛋。

可我不能说出来。

大概是我的沉默吓到了他,他显得有点慌乱,突然一把抱住了我。

啊?搞什么!?

"可是我喜欢你啊,所以不允许你看上那个小姑娘。"

啊?什么情况?

(⊙o⊙)哦。

那也抱抱你好了。

妹子神助攻给你点个赞哟。